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

  放眼望去,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里,演艺圈里一片悲凉,无论是从数据还是事实上来看,娱乐圈里的掘金地似乎荒芜已久。进入新的一年,天灾人祸突如其来,各行各业所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而对于去年横行一时的影视寒流,无疑也是推波助澜。

  各大剧组暂停拍摄、封闭管理、延期开机的消息不断传来,其中包括赵丽颖与王一博的《有匪》、前一部揽获多个奖项的《大江大河2》、杨幂的《谢谢你医生》等多部备受关注的影视剧。很明显,在疫情之下,影视行业一时间上演苦辣酸甜。

  另一方面,继剧组方面,各大影视城纷纷发布声明,1月23日、24日,横店、象山影视城、无锡影视基地相继宣布各景区暂停对外开放,1月26日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发布通知,根据东阳市“取消聚集性活动”要求,暂停剧组拍摄。

  综艺类节目继《快乐大本营》暂停播出后,例如《带着宠物去旅行》《少年之名》等节目录制也宣布推迟录制。根据相关调查,目前处于开机状态剧组超50个,其中至少有17个剧组已暂停拍摄,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应该是只增不减的。

  1月27日,制片人陈益韬在微博上大呼破产,“一天亏空五十万,不知多久才能开机!”事实上,很多剧组停工时,拍摄场景已经搭建成功,拍摄人员早已到位,停工并不意味着剧组解散,多数工作人员尚处在原地待命状态。

  一个剧组在停工之际的制片工作是无法停止的,场地协商与剧组成员的日常开销在成本上的消耗更是不容小觑。陈益韬所说的一天亏空五十万并非在制造恐慌,以其目前拍摄的《清落》为例,相关资料显示,该剧总投资4500万元,拍摄周期80天,全剧组共计260人。

  “虽然停拍了,那些已经搭好的景没法撤也不能撤、场景占用的摄影棚每天的租金等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支出。以一个场景平均8000元到10000元的租金来计算,单是我们剧组已经搭好的三四个场景,一天的租金就将近4万元。”陈益韬无奈地表示。

  此外,《清落》剧组至今尚有160人在剧组待命,“我计算了一下,按照目前的开支,场景租金与人员开支,一天的费用是50万,半个月就是850万。”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剧组正处在无限延期的状态,原本预计好的拍摄周期尚无定日。

  “最难受的就是我们这种正在上升期的中型剧组,大组底子厚、耗得起,小组人少、处理灵活,我们则是在生死存亡之间。”陈益韬说。

  1月22日,大麦网在官方微博账号宣布,受疫情影响,韩红巡演武汉站、蔡依林巡演武汉站、李宗盛巡演黄石站、东京奥运会女足比赛确定延期或取消隔天。与此同时,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发布公告,表示“近期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的演出都将暂停或延期”,1月26日,刘德华官网宣布,决定取消原定今年2月在香港举行的12场刘德华演唱会。

  在此期间,北京、上海等多地的艺术馆、剧院等也纷纷发出通知,宣布取消春节期间的演出,并临时闭馆或延长春节闭馆时间。

  另一方面,不止影戏剧组自身,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整个影视市场的生态秩序或多或少地要受到一些冲击。目前看来,大量群众演员的生存现状着实堪忧,据悉,由于疫情严重,不少公会已经对于湖北籍的群演直接停报戏。

  “群里好几个湖北的群演,群头跟他们说,还是自动退群吧!”一名“横漂”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近日,横店群演公会发出通知,原定于2月3号恢复办理演员通行证的通知取消,演员公会即日起暂停所有演员添加报戏群、演员培训、演员面试等活动,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当然,除了这些,最重要的还是停滞期过后的剧集拍摄质量,不难想象,当一个剧组的进度一再放慢或者延迟,待恢复时,由于种种原因,国产剧一向参差不齐的质量难保不会再度下滑。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即使足不出户,我们也能想象出目前的线下娱乐会是何等的萧条。大年初一,全国电影票房报收181万元,从这个客观数字上也不难看出在病毒的包围下,娱乐行业中的重要一部分已经严重折戟。

  据悉,在历年春节期间,各地电影院的上座率普遍在90%以上,从小年到正月十五,这段时间的收入基本占据了影院全年的营收的一半以上。而今年春节期间,全国电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可能还不到5%。

  此前,欢喜传媒宣布以6.3亿元将撤档院线的贺岁片《囧妈》版权售卖于字节跳动,允许用户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头条系,以及欢喜首映等App免费观看。虽然这一举动在行业与观众里的评价形成严重的两极分化,甚至因为扰乱市场秩序,引起行业人士的公然怒骂,但在此时的市场中,对于“闭关锁国”的观众们来说无疑值得肯定的。

  事实上,这并不是电影首次投放网络,早在2015年8月,Netflix联合哈维韦恩斯坦以及IMAX公司合作推出《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并在Netflix网站和Imax影院同步上映。可以说,特殊情况下的娱乐大幅度停摆是意料之中的,但除了负面打击,另一方面,线上娱乐明显呈乐观状态。

  单从电视渠道里,大年三十开始省级卫视的全天收视率就出现了上升,且超过了去年春节期间的水平。在春节前,省级卫视CSM59全天收视率最高不到0.35%,但在春节后最高收视率达到了0.58%;相比去年同一时间段里,省级卫视全天收视率最高也不过0.48%。而抖音单日用户使用时长也已经超过了90分钟,多款游戏的服务器濒临崩溃。

  而众多剧组的停工也让观众在接下来的爆款剧面前打上一个鲜明的问号,在某种程度上,大量积压剧将迎来“翻身”的机会。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全年共有905部剧立项,而据《2019年中国剧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上线部,按照数量对比,约有500多部剧集处于积压状态,其中包括由王大陆、肖战、李沁主演的《狼殿下》;张若昀主演的《霍去病》等等一线流量演员的作品。

  正如任何失误皆有正反两面,面对这场谁都不想看到的灾难,各行各业所受到的冲击都不小,但是很多人单纯一味地唱衰,对于目前的境遇,只能助推恐慌的制造,百害而无一利。

  而就目前看来,影视寒冬可能也没有外界想象得可怕。近日,芒果超媒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其2019年盈利达11-12亿元间,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7.08%-38.64%,进入2020年后,股价大幅拉升4.21%,创下一年半以来的新高。

  环顾整个影视市场,即使疫情对于目前的影视工作造成一定的负面冲击,但这个行业在新的一年里,摆脱寒冬魔咒不无可能。近日,影视板块的势头略有回春,除了芒果超媒,近半个月来,慈文传媒的涨幅也超过50%;光线传媒股价历经回血,开始连续上涨;申万传媒指数也上涨3.16%。

  最近一段时间,大量被迫宅在家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的自我调侃令人哭笑不得,诸如“终于明白为何在古代禁足是一种惩罚了!”、“我无聊地数了我们家的瓜子跟葡萄干!”、“珍惜一动不动躺在家里玩手机刷剧也能为社会做贡献的机会吧!”等等。诚然,也正因如此,影视娱乐与互联网就成了大多数人宅在家里的“救命稻草”。

  各大平台也在不遗余力地开设抗击疫情的专栏,例如爱奇艺推出纪录片《中国医生》等等;优酷紧扣救援主题上线部《中国机长》等多部影片;值得一提的是,在各大卫视与视频网站中也随处可见《外科风云》等医疗题材的电视剧;多部电视剧电影版权方免费捐赠作品版权给武汉电视台。

  不得不承认,以往每每提起,很多人不解的偶像经济与粉丝效应在这场疫情中也得到无限放大。日前,赵丽颖全球粉丝后援会捐赠了红外温度计305只以及1016个医用护目镜;鹿晗粉丝向湖州市人民医院捐赠50台臭氧紫外线消毒车用于防疫抗疫一线工作。此前,“鹿晗吧”粉丝们用不到一天时间筹集超66万善款;武汉籍的艺人朱一龙粉丝团从1月2日开始募捐,主要用于为武汉地区购买口罩、酒精棉球、洗手液等等。

  此外,韩红慈善基金会、壹基金等组织影视工作者们筹集善款和物资运送到武汉及湖北周边城市;李佳琦、薇娅、辛巴等网络头部主播们参与其中……

  颇为欣慰的是,在今年的短暂寒冬里,我们没有看到如去年那般人人自危,在镜头面前大吐苦水。或许,这场战役远比我们想象得要艰难,但值得肯定的一点是,娱乐行业也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坚强。种种迹象告诉我们,春天近在咫尺。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