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都在想回到过去

  漆黑如墨的星空下,不时地传来一阵阵乌鸦嘶哑的叫声,习习凉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荒凉。

  站在漆黑无人的干田边,张蜀生狠狠地唾了一口,一屁股坐在田埂上,望了望放在旁边的一个白色机器,心里虽然五味杂陈,神情却很振奋。

  今晚本来是个大曰子,好不容易东拼西凑地凑够了首付,带着十二分的忐忑去xx花苑售楼中心外排队等待发号。

  结果售楼中心发号的时候,刚好到自己的位置就完了,后面的人没排上。这下好了,买房子的事情本来就让人疯狂,张蜀生身后一哥们当场就癫狂暴走了,也不知道平时受了什么压力,从角落里拖出一个汽油桶就冲进了售楼中心。

  炸了后,张蜀生以为自己挂了,还没来得及问候几句开发商和那哥们儿,就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一个莫名其妙的虚拟美女接待了他。

  “欢迎来到寰宇梦想中心,恭喜你中奖了。”四周都是仪器,张蜀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坐在那里不能动弹,只能看着一个虚拟的美女在那解说。

  美女的几句解说让张蜀生明白,自己死了,然后幸运地来到了这个什么寰宇梦想中心,被宣布中奖了。

  “中奖?靠,房子没了,人也死了,钱和老婆都留给别人了,我中个鬼的奖。”说起来就是气,张蜀生还记得自己早两天上班时候和同事开的玩笑——汝妻子吾养之,这下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奔谁去了。

  美女丝毫不生气,神情淡漠地说道:“古往今来,你不是第一个来的人,但却将是最后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梦想中心只剩下了最后一样最宝贵的东西,你准备接收吧。”

  “请梦想者接收!”虚拟美女手一点,一个仪器仓弹出来,自动伸到了张蜀生面前,却是一个白色的盒子。

  收就收,人都死了,还怕鸟大个事,不拿白不拿。张蜀生伸手就抱起了那个白色盒子。“梦想终结者?”

  白色盒子上还放着一个触摸屏式的遥控器,张蜀生拿起来,不小心就按动了上面的虚拟按钮。

  一阵白光闪过,虚拟美女没了,琳琅满目的超高科技中心没有了,再睁开眼来已经出现在了这个不知名的鬼地方。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刚被白光送走后,一阵更剧烈的爆炸产生了,随后整个寰宇梦想中心化成了宇宙中的齑粉。

  白色盒子上的遥控器亮起了一阵淡淡的光,张蜀生一把抓过来,上面写着几行让他又是郁闷又是欣喜到无边的字:

  看到这几行字,张蜀生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点开了那说明书,有使用说明,注意事项,升级提示,制造说明等等,总之一切,这个遥控器把他想知道的事情都说清楚了。

  这里是1915年的云南会泽县,张蜀生孑然一身地来到了这里,带着一个梦想终结者系统。这里是线年,只是多了一个能够测评主人功绩,提供辅助的梦想机。

  村寨系统是梦想终结者的第一个系统,其他更高级的系统有乡镇系统,州县系统,省市系统,国家系统,大陆系统,全球系统……

  村寨系统能提供给张蜀生的支持包括:初级的科技,初级的制造功能。通过这两个功能张蜀生就具备了在这个大时代生存下来的基本能力。

  升级条件方面的说明书,也很简单,用一句话来概括,占了多大的地盘就能升到相应的等级。只要张蜀生能不断地发展壮大,梦想机也会不断地考评开放后续系统。

  制造说明倒是让人又爱又恨,遥控器左上角有个能量条,只要能量条没空,就能制造东西,如果空了,那就只能等它自动充满能量了。当然,除了自动恢复能量外,势力的扩张也是它最大的补充办法。

  看着遥控器左上角30%的能量条,张蜀生低吼一声。虽然他也舍不得亲人,舍不得自己的美娇妻,但这一切已经是过往云烟了。

  一个二十岁刚出头,专科技术学校毕业的年轻人,面对无法改变的穿越事实,只能以务实为上策。

  作为一个21世纪的小宅男,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处了个小宅女作对象,每天过着“闭家锁和居里夫人”的恩爱曰子,如今一切都成过往云烟,只剩下这个穿越的事实了。

  作为一个热血青年,他曾经被各种血淋淋的史实,各种幻想小说刺激的热血沸腾,做梦都在想回到过去,扛起枪杆子或者笔杆子,指点江山打鬼子,没想到,今天终于来到了这个近代中国的大时代。

  既来之则安之,张蜀生静坐了一会儿,然后点开遥控器上的制造功能,翻看了一下。制造功能有几个最基础的选择项,包括初级自卫,初级医疗,初级文化科技等方面。

  总的来说,梦想机开启的村寨系统,主要能提供给张蜀生初级物质类,初级科技类,初级数据库这三大功能。

  不过目前张蜀生最需要的是防身和保命用的东西,自然选择了初级自卫和初级医疗这两个选项。

  点选了两样东西,紧张万分地按下了确认键,白色机器微微一震,前面的豁口果然吐出来两样东西,一把漆黑的手枪,几个弹匣,一小瓶药丸。

  颤巍巍地拿起那把黑色手枪,入手微微一沉,张蜀生现实中可没见过真手枪,唯一有机会接触到真枪的军训,都因为专科学校的几个酒囊饭袋领导们给取消了,说是不安全。

  约莫一斤左右的重量,对于一个技术出身的大男人来说,算是刚好,手感极好。手枪备弹十发,没想到系统大方地附赠了三个弹匣,这样就有了四十发备弹,只要不倒霉地遇上一个班的山匪或者一个营的刁民,应该都够了。

  药瓶里装着五粒药,晶莹剔透的,看起来就是好东西,张蜀生第一时间就把它贴身藏好了。把弹匣收好,手枪别在皮带上,现在可不是试枪的时候。

  “我靠,就一把手枪一瓶药,就用掉了这能量条的一半,15%??”张蜀生仔细检查了半天,再看了看说明,这才发现,原来系统虽然已经开启了村寨级,但村寨级的能量条容量却太小了,30%基数的能量条,花掉一半能制造几样东西已经是好运了。

  将小斗一样大小的白色梦想终结者机器用外套一裹,成了简单的行囊,张蜀生终于决定先找个地方落脚,总不能在野外过夜,和荒山野兽拼人品吧。

  从小在农村长大,又是技术出身,张蜀生望了望头顶熹微的月光,还是找了个谷草垛子,把谷草扎紧,用木棒支着,点燃了当火把。小时候可没少做这样的事情。

  民国时期的田间地里,种的东西很匮乏,简单的几样东西而已,很有一些知青小说中那个上山下乡时期的感觉。

  川西南,滇西北的民风,张蜀生是很清楚,穿越前他就是四川人。这里的民风看似彪悍,但那要看对谁。如果是普通人,需要帮助的人,好人,乡民们是再热情不过,用一句话讲,那就是真汉子,自古西南多出真汉子。

  当张蜀生能听到狗叫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找到村子了,稀疏的狗声不像后世一些乡下家家户户都有狗,人都不吃饱,整个村子有一两条狗已经是了不起了。

  “小兄弟,这大半夜的,你是去哪啊?”为首的是一个老先生,看起来有些学识的样子,身后两个带着砍刀的村丁,看来是村子夜晚的防范力量了。

  张蜀生看他不像普通的乡民,心道正好,“我是在广东念洋学堂的学生,这些曰子外面不太平,学校停了课,本来想投奔会泽县一个亲戚的,可惜……唉……”

  他的一声叹气,其实也说明了当时西南的情况,匪患横行,军阀混战,一个东南学子能找到自己的亲戚才怪。

  “呃?原来是念洋书的学生。”老先生颇有些察言观色的本事,见张蜀生根本就是人畜无害,斯斯文文的做派和学生倒是吻合,也就拱手道:“鄙人是村里的教书先生孙长庆,敢问小兄弟名讳!”

  孙长庆捻须说道:“既然张兄弟无处可去,不如先进村来休息一晚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不迟。”

  回头望了一眼无边黑暗的村外远处群山,张蜀生知道从今晚起,自己就告别了一个旧的过去,来到了一个真正的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