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教育在2017年年报中提出

  2月4日,在线教育股迎来大涨,全通教育集团(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通教育”;300359.SZ)也随之涨停,2月5日,全通教育再度涨停。不过这并不能掩盖其2019年业绩预计亏损的真实情况,也不能解除其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带来的疑问。

  2月4日晚间,全通教育发布股价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其主要业务K12校园信息化及信息服务不涉及直接面向学生提供在线课程辅导培训的服务;积极推进业务应对疫情但尚未形成规模性收入。

  而深交所在2月4日上午向全通教育发去问询函,要求全通教育回复“收购公司的实际经营与业绩情况及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等问题。

  全通教育上市后一直深处困境,此前从两市第一高价股的神坛跌落,加之并购标的表现不理想,导致全通教育在2018年由盈转亏;2019年预亏则意味着全通教育将“戴帽”。

  全通教育成立于2005年,并于2014年1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以基础教育学段家校互动服务起步,业务逐步发展至涵盖基础教育、家庭教育及教师继续教育不同领域,并通过子公司以校企合作、专业共建的方式积极探索拓展学历职业教育领域。

  1月22日,全通教育发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营业收入预计同比下降近 15%,经营表现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3亿元-7.35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6.57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对于营收下滑,全通教育给出了3个方面原因,一方面家校互动升级业务部分基础类产品用户数有所减少,导致该业务收入预计同比减少近30%,此外,淘汰部分校园信息化设备,本期资产处置损失增加;另一方面受部分项目实施进度的影响,部分教育信息化项目建设及运营类业务推迟验收,该业务收入和毛利率同比有所减少,其中受影响的全通智汇(西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亏损。

  “教师继续教育业务收入总体持平,但受加大面授培训比重等行业政策影响,收入结构的变化导致成本费用增加,面授收入增长,远程收入下降,面授较远程执行成本较高;同时,培训项目趋于个性化,单个项目规模趋于小班化加剧成本的增长,业务毛利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全通教育在公告中表示。

  此外,全通教育由于培训模式的变化,远程培训下降,面授培训增加,继教网对远程课程资源的需求下降,子公司智优在线一些前瞻性的开发未能实现收入,未能实现成果(课程资源成品)的研发支出等进入当期损益;但经过评估智优在线短期内很难形成服务于全通教育体 系内的公司及第三方机构的核心能力,难以达成原有规划目标,决定注销,由于注销分流员工给员工的补偿金相对较高,最终导致智优在线年亏损。

  但导致全通教育亏损的最为主要原因在于,其对并购的子公司和联营企业进行了初步减值测试,初步预计减值金额在 6.45 亿元左右。

  全通教育在官网中自称,自上市以来,先后收购多个省级渠道服务商以夯实校园渠道服务优势,通过并购、(间接)投资孵化等方式延展产业布局,致力于提供终身教育服务。“并购画饼”没有带来预期的收益,但带来的高额商誉的减值令全通教育业绩持续走下坡路。

  全通教育2019 年初商誉余额为 7.05 亿元,其中因收购全通继教形成的商誉余额为 3.48 亿元,因收购上海闻曦形成的商誉余额为 1.18 亿元,收购其他10家公司形成的商誉余额为 2.39 亿元。此次全通教育再一次的商誉减值,引来深交所的一纸问询。

  2月4日,深交所向全通教育发去问询函,要求其回答“全通继教、上海闻曦及计提商誉减值所涉及的其他公司自收购以来的经营与业绩情况,结合前述公司所处行业的内外部环境 变化等,说明其2019年是否存在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形,如是,请说明业绩大幅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与行业发展趋势是否一致,以往年度的业绩是否真实、准确,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收入情形。”等一系列问题。

  深交所还要求全通教育回答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结合前述子公司和联营企业的业绩和盈利前景逐家说明商誉或股权出现减值迹象的具体时点,以前期间计提减值准备的充分性,本次商誉或股权减值的测算过程,相关会计估计判断和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的规定,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深交所提问。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3月,全通教育计划15亿元买下吴晓波的公司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巴九灵),但历时半年时间终以“告吹”落幕。

  2017年,全通教育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净利下滑,当年净利润为6629.16万元,较上年同比较少35.6%,业绩下滑与并购子公司公司商誉减值有关,全通教育在2017年年报中提出,湖北音信、西安习悦和积极提商誉减值准备2474.32万元,若相关并购子公司未来经营状况未达预期,将继续存在商誉减值风险。

  2018年全通教育由盈转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6.5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091.29%。对于亏损,全通教育表示,主要以是商誉减值为主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其中主要是全通继教发生商誉减值6.09亿元。

  疫情导致公立院校及线下培训机构按下“暂停键”,但假期延长、空间上暂停移动,却倒逼公立院校、教育机构将视线转移至线日,包括全通教育在内的多支教育股票涨停。

  而早在2月3日,2020年春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全通教育在股价上就已经表现出来坚挺态势,在多数教育股票大跌甚至跌停的情况下,全通教育股价仍保持了6.58%的上涨。

  国金证券教育首席分析师吴劲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通教育股价大涨,主要是情绪为主,未涉实质。

  而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2月4日晚间,全通教育发布股价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解释,“其主要业务包括K12校园信息化及信息服务、教师继续教育服务等;其中K12校园信息化及信息服务主要提供校园信息化的工具产品及服务,服务于教育管理者、学校、教师、学生及家长等,但不涉及公司直接面向学生提供在线课程辅导培训的服务;教师继续教育服务包括通过线教师提供后期继续教育服务,其中2019年线上培训方式收入占教师继续教育收入比重有所下滑。”

  全通教育还表示,落实主管部门“停课不停学”,积极响应市场需求,全通教育结合自身的技术及渠道能力,整合推出智慧云平台等工具产品为学校、教师等客户提供解决方案;但目前尚处于积极整合产品、与学校等部分客户沟通方案及需求的阶段,且当前阶段主要为公益性支持,尚未形成规模性收入。

  2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全通教育就目前智慧云平台与哪些学校合作等具体问题进行采访,电话一直未被接通。

  尽管全通教育存在诸多问题,但是并未拦住将教育作为“避风港”的股民,2月5日全通教育再度涨停。